四川省防灾应急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 主页>应急科技>

我国救灾力量不断提升专业化应对能力

来源:新华社   时间:2017-06-28 08:00   点击: 【字体:
  在四川茂县山体垮塌灾害搜救现场,生命探测仪、边坡雷达、无人机机载激光雷达等专业设备大量使用,武警救援队、矿山搜救队、民间专业搜救队等专业力量科学搜救,各方力量在统一指挥下协同、高效救援,我国救灾力量在灾难中不断提升科学化、专业化应对能力。

  专业装备科学搜救

  在搜救现场,记者看到无论是武警救援队伍,还是民间专业搜救队伍,大都携带有生命探测仪和搜救犬。武警水电部队等搜救队伍,运用了二氧化碳检测仪、装有摄像头的蛇眼探测仪进行搜救,一旦发现信号异常,可进一步探查地下是否有生命迹象。

  26日上午,武警黄金部队地灾救援分队正在2号搜救区,通过无人机观测和收集救灾信息。“24日14时,我们抵达灾区,第一时间通过无人机绘制出了基本的数据图,今天进一步绘制全面正射影像图,对灾区环境做大范围的详细分析。”该分队无人机组机长严步青说,无人机的使用,改变了以往徒步勘查灾害点的搜救历史,在提高搜救效率的同时,保障了救援人员的安全。

  边坡雷达、机载激光雷达等地质灾害专业监控设备也投入了使用。据技术人员介绍,国家安监总局在现场投入的无人机机载激光雷达,和普通无人机只能拍摄影像不同,这种专业设备可在空中快速获取地形地貌、堆积层深度,以计算塌方量,分析地灾原因,协助确定重点搜救区域等。

  26日,中国安科院高级工程师杨晓琳使用边坡雷达,对塌方体表面位移情况进行实时监测,即使巨大的山体表面每小时只出现毫米级的形变,也可精确监测到,以综合研判风险,保障救援的安全。

  四川路桥的一位现场救援人员说,专业设备对救援的帮助很大。以前的救援,需要队员冒险进入受灾点进行情况摸排,通过专业设备可以在第一时间掌握现场情况,有利于科学制定救援方案。武警黄金部队地灾救援分队的搜救队员认为,科学仪器和专业装备的使用,大大提升了搜救的效率。

  专业队伍高效救援

  灾难发生后,各方力量迅速向灾区集结。四川武警消防、德阳地震救援队、成都飞豹救援队迅速集结出动,军队用直升机将医疗队紧急送往现场……

  川煤集团芙蓉矿山救护队、乐山矿山救护队等15支矿山救护队186人,从24日15时许,开始陆续抵达现场。芙蓉公司救护大队总工程师陈益能说,这些专业队伍有丰富的搜救经验。携带三维激光扫描仪等专业设备参与救援的武警黄金部队,曾多次参加抗震救灾等应急救援行动,且常年在川执行地质勘查任务。

  至24日18时许,武警官兵、交通施工、矿山救援等1000多名救援力量,以及153辆机具车辆,已陆续抵达现场全力开展救援工作。

  灾害造成2.5千米供电线路损毁,国网四川电力公司第一批50人的救援队伍,携10台工程车、1辆400千瓦大型发电车、3台发电机、20套应急照明装置,于24日12时抵达现场。四川移动投入现场抢险人员70余人、应急通信车3辆、卫星电话9部、光缆260公里。

  四川路桥、四川交投等单位25日就在塌方区,抢通一条2公里多的救援道路,并不断拓宽到8至10米,机械设备、人员、物资实现快速安全进入。

  “我们之前在山区救援时,因为通信不畅,出现过重复无效搜救。通信、电力、物资、道路通行保障,使现场搜救的有效性大大提高。”民间救援机构永安救援队队长严煜东说。

  据抢险救灾前线指挥部介绍,第一时间的第一任务是救人,针对道路通行能力有限、搜救现场作业面狭窄等情况,指挥部合理组织各方力量,科学有序地开展搜救、防范次生灾害。

  “这次救援更加科学有序,我们迅速获知重点搜救区域,并率先在这些区域搜救。”武警水电部队的搜救队员李君玉说,沿途的交通管制也非常有效,避免了救援队伍和车辆大量无序涌入,堵塞救援道路。“这次我们进行了有效分工,按照指挥部的要求,分批参与救灾、分批撤离,在贡献力量的同时也提高了救援效率。”成都青年应急搜救队主任鄢卫东说,以往民间救援力量在灾难救援中,往往缺少统筹配合。

  科学预防带来希望

  目前,大规模的救援,尚未从塌方体堆积层下搜救出生还者。参与搜救的地质专家介绍,山体高位垮塌被掩埋的人员,生还概率非常小,为避免塌方体进一步垮塌引发次生灾害,搜救中也不能大面积深度挖掘。

  记者25日在救援现场,3次看到生命探测装置发现异常信号。9时许在河边地下3.9米处出现信号异常,但搜救犬无反应,消防官兵多次剥离土石,用2条搜救犬和生命探测仪反复甄别,最终确认没有生命迹象;武警四川总队救援队伍发现异常信号后,挖掘至5米深,最终异常信号却消失了;在4号搜救区,四川消防发现异常信号后,在信号点旁用挖掘机开辟出一个3米深的地下作业平面,然后用铁锹等工具从侧面剥离土石,以免造成可能的生存空间坍塌,直至发现木头房梁和塑钢窗,但最终仍未出现生命奇迹。

  一位救援人员说,异常信号并不能完全等同于生命迹象。此外,塌方体堆积层最厚处达二三十米,发现异常信号的位置均在地下数米处,也不排除缺氧等原因,幸存者的生命体征不断减弱,直至遇难。

  茂县有900多处地质灾害隐患点,茂县县城就坐落在古滑坡体上,叠溪镇在1933年曾发生过7.5级强烈地震,叠溪中心部分在剧震后几乎笔直陷落。茂县一位干部说,茂县地处高原,河谷地带物产较为丰富,很多群众世居于此,但两山夹一沟的地形也往往形成地质灾害。

  据统计,全国有上百万处地质灾害点和隐患点,其中重特大地质灾害点3.4万余处,地质灾害中滑坡的占比超过70%。“大型滑坡预防难、危害大。”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灾害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许强说,可喜的是,国家973计划项目“大型隐蔽性滑坡致灾因子识别、前兆信息获取与预警方法研究”,经过8所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联合研究团队10多年的研究,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许强说,研究成果已在四川省丹巴县和甘肃省永靖县黑方台等地的滑坡预警实践中得到应用。今年5月13日,黑方台北侧陈家沟发生了一起2000立方米的黄土滑坡,实现提前一周对滑坡发出黄色预警,系统提前39分钟自动发出红色预警,及时疏散了附近耕作和放牧人员,未造成人员伤亡。(记者 肖林 刘伟 吴晓颖)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